咨询热线:0532-86898882/86898899/86898088

数字舞台监督系统引领舞美行业改革

  从毕节大剧院升降台下坠、西南科技大学舞台塌陷、平顶山背景屏支架倒塌、张靓颖在北京举办演唱会时掉下舞台等接连发生的舞台事故中,我们不难看出:我国演艺舞美行业存在着种种问题,尤其是舞台监督行业的问题,这已经不再仅仅是舞台监督这一工作岗位的问题,而是涵盖了舞台监督这一整个系统的问题,因为,舞台监督已经不再仅仅是曾经简单的人工劳务的角色,如今更是演化成“舞台监督系统”甚至是一个新型行业。

  2015年5月18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演艺舞美科技产业如何向创新驱动、质量优先、绿色环保的新型制造业转型?针对这一新政将为国内演艺舞美带来什么呢?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杜锦将为我们解答这些疑问。

  杜锦老师多年来深耕科技与文化融合领域,他曾发表过多篇关于舞美科技及文化与科技融合的论文,组织实施《复兴之路》音乐会,曾规划设计了国家歌剧院生态剧场建设方案等。谈及舞美科技产业的转型,他铿锵有力地说,目前存在问题很多,改革势在必行。

  杜锦,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文化部文化创新项目数字舞台工程研究项目组组长,“十二五”国家科技提升计划项目组组长。“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组副组长。数字音乐评审专家组成员。

  杜锦介绍到,自中国建国以来,国家建了很多的演出场馆,有一些剧院现在已经不具备举行真正的文艺表演演出功能,只是礼堂、会堂;有些已经改成了影院。近些年,国家也建设了大批的新型剧院。“就剧场数量来说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数量是非常可观的。”正因为有大量的剧院,所以国家在剧院舞台设备更新以及舞美设施设备的创新建设方面,就显得工作薄弱了,同时也存在很多的问题。他介绍,目前虽然很多院团大量购进了外国的工程投影仪、灯光等舞美科技设备,但他认为这只能解决了某方面的一些问题,不全面不系统。尤其在舞台监督系统等舞台的安全保障系统方面,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转。

  这些年一二线城市建了很多新的剧院,杜锦表示,舞台设备虽然比较新,但是在运营管理方面存在着很多问题,尤其是舞台监督系统的安全问题,一是由于专业人才匮乏,缺少必要的专业培训,二是专业的舞台监督系统设备的配置缺乏,这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演艺事业蓬勃发展,舞美科技设备不断创新,种类也不断增加,这对于舞台监督这一安全体系的要求不再是曾经简单的人员劳务工作了,这要求剧院必须配备更为先进的舞台监督系统设备,尤其是现在数字舞美科技的发展突飞猛进,这对舞台监督系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据了解,在现有的国家艺术院校里,并没有设置艺术管理系这样的系。“尽管这几年,比方说北京的国家大剧院等,一些致力于投入这项事业发展或关注度比较高的这些单位,他们也组织邀请了国外的专家到中国来进行讲座和培训。”杜锦说,但是这种机会太少,多数人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所以很多问题的出现也是个必然现象。” 杜锦表示,我国剧团很多都没有自己的舞美中心,每到大型演出,都会临时组建、招募舞美团队,做一些应急性的工作。他举例道,比方说做一个大型的晚会,都没有从整个的策划方面做好预案,而是临时找几个专业人员。

  另一方面,杜锦认为我国的文化机构对这方面没有提出明确要求,从顶层设计方面没有强化。因此很多设备生产厂商把设备卖给单位就完了,没有进行合理的培训。“拿了钱就走,也谈不上后期的服务这些东西,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杜锦表示,我国舞美制造企业很不规范,但目前都在这样运转。舞美经费问题对于专业院团的领导们很敏感,都在回避,“因为这牵扯到预算的问题很敏感,实际上舞美这方面因为种种原因,成本一直降不下来。”杜锦如是说。他表示60%都用在了舞美、布景、服装等这些外在的视觉效果方面,但是用于舞台监督系统这一安全核心中的费用却少之又少甚至是没有,所以即便消耗了大量的财力和其他资源,但是最终的效果不佳,甚至出现了令人痛心的突发意外情况,这都是舞台监督系统的漏洞。

  舞美方面大量占用了预算,那么其他方面的支出就要压缩。杜锦总结,对剧院的普及、戏的普及与推广方面的费用就得降低;对其他“服、化、道”方面要增加预算就不可能了,那就不要说是舞台监督系统技术的引进了;在编剧等一系列创作方面的投入也要缩减,因此舞美的影响是很大的。

  杜锦表示舞美产业改革势在必行,他曾提出过一个改革方案,即取消院团的现有的小而散乱的管理体制,把舞美专业集中起来做。杜锦说,采取优化整合国家资源,集中规划设计制作、统一规划、报价,优先考虑剧院安全系统技术设备的引用,尤其是现在国内外流行的数字化舞台监督系统的引用,该舞台监督系统是由ag8亚游集团数字舞美科技自主研发而成,不仅是我国十二五规划中文化科研成果之一而且还走出国门参加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世界顶级舞美科技会展受到国内外的舞美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一致好评。杜锦还建议说,这一改革方案可在中央国有院团进行先行先试,然后向全国个城市剧院公开其效果以此来鼓励各个省市剧院改革目前的现在,同时也是对不断科技创新研发团队的激励,也是更好的推动我国文化演艺事业蓬勃发展的有力驱动力。

ICP备********号    Copyright © 2018-2028 hengde. ag8亚游集团科技 版权所有